弦笙

迷妹一只

【乾坤正道】你眼含泪光

PPAP:

短/一发完结


很多爱情没有结局,因为故事还没到最后。




==============




 


00


 


忘了什么时候,朱正廷问过我一句话,他说:“等我们兵分两路之后,你说还会遇见吗?”


当时朱正廷穿着睡衣,抱着膝盖坐在月色里,我端着温水过去给他,站在他旁边,又把药递到他面前。


我当时是怎么回答他的已经记不清了,只能记得那个被月光照耀得格外明亮的阳台,还有因为感冒,鼻尖通红的他。


后来他再没问过这个问题。


直到现在,我们终于迎来了这一天,而我还是没想好该如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01


 


人类这种动物真的奇怪。


从前我们被那场极其残酷的比赛搞得整日心神不宁的时候每天都在幻想着结束之后的美好生活,总觉得到时候尘埃落定了,各有各的路,一准儿的前程似锦。


可是后来,当我们真的告别了那段时光走进了新的人生里,又开始怀念从前了。


出道那天,真的惊心动魄。


上台前朱正廷过来抓着我的手,脸色特别难看地说:“坤坤,你加油。”


他当时整个人都在发抖,我没多想,事后才知道,比赛前他经历了一段极其痛苦的时间,有人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他不可能在这里出道。


如果我当时就知道,会说什么?做什么?


我后来无数次想这个问题,但最有可能的是我抱着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毕竟当时的我自己都不确定能走到哪里。


我们只是这世界一颗最渺小的棋子,生杀大权被握在别人的手上。


因为我们太过渺小,哪怕努力挣扎,最后也可能成为一颗弃子,弃子而已,哪有人管你的死活。


 


每个人都有对自己来说永生难忘的日子,决赛那天于我而言就是即便到老也不会遗忘任何细节的几个小时。


从宣布第八名开始,我就紧张起来,这在之前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可人生变数太多,更何况,除了我自己,我的心里还惦记着一个人。


我们两个中间相隔五人,我必须努力侧身才能勉强看到他。


在台上,我不能乱动,后来有一天晚上我睡不着觉,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打开了我们决赛的视频。


当时的他低着头,心事重重的样子让我看得难受。


其实很多次我都想好好跟他聊聊当天发生的事,可每次看到他,又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那天对他来说如同坐了过山车,意义重大却糖里掺杂着玻璃渣。


我们的命运被写在一张看不见的纸上,张PD像是提前知晓了我们命运的神,而能否拿到钥匙走出囚笼,一切等他揭晓。


我们煎熬,站在那里的时候没有人能保持平和的心态,一个个像是走进了遍地陷阱的森林中,有谁能幸运的存活下来,我们心里都没底。


我听见了宣判的声音,从小鬼,到子异,他右手边走上去了两个人,他当时的心情究竟怎样,我想都不敢想。


我们两个中间相隔的人数从五变成了三,可我依旧没办法走过去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不用怕。


我走不过去,也说不出话。


世界不由我掌控,而我不敢给他任何的承诺。


 


等待宣布最终名次时他有多紧张焦虑,不言而喻。


当我听到PD说第六名来自乐华娱乐的时候,下意识地去看他,我听见粉丝们大声喊他的声音,看见他捂着心口跟他最喜欢的弟弟们并肩等着迎接这一轮的答案。


他依旧低着头,生怕暴露了自己的不安。


这个小傻子,当他听见自己的名字从PD口中说出来时,总算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我已经好久没看到他这样发自心底的笑容了,就跟他刚来时一样,纯粹得让我恨不得把那画面永远珍藏。


不过遗憾也是有的,朱正廷这个人人缘实在太好,我离他远,直到他上台去我都没能拥抱他一下。


夹缝中求生存大概说的就是我,费了好大力气才从他那几个弟弟的包围下找到机会摸摸他脸、捏捏他手。


朱正廷这家伙,有时候真的怪气人的。


那天看着他上去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一句话:人生只有一个春天。


而我的春天,就是看着他自信满满地走到人前时。


 


最好的爱情是两个人互为对手又是战友,我想我在遇见朱正廷的时候就真切地理解了这句话。


我爱上他是件命中注定的事,只不过,我始终不确定他是否爱我。


爱不爱都无所谓了,当我抱住他的一瞬间,除了他,什么都不重要了。


后来我有一次无意间看见一个粉丝竟然数了我们每个人拥抱的时间,我跟朱正廷交给彼此的有3.63秒,在所有人里是时间最长的。


在那三点几秒钟,我仿佛拥抱了一整个世界。


他就是我的世界,而在那几秒,至少他是独属于我的。


我们在这条路上不可说的故事太多了,有些情绪彼此交换个眼神就能明白。


朱正廷在后台时跟我说的话,宣布名次时低垂着的脸,和我拥抱时还在微微发抖的身体,无一不让我心疼。


他瘦得只剩下薄薄一副骨架了,我拥抱他时都害怕他被揉碎在我怀里。


他还告诉我不要哭,我确实不打算继续哭了,可一看见他,整个人就失控了,整颗心就失控了,眼泪也失控了。


我突然就觉得委屈,替他,也替过去的自己。


不过就像朱正廷说的,还好,我们全都挺过来了。


 


02


 


其实,出道后的日子并没有如我们想象得那样好过,只不过心理压力没那么大了。


因为各种原因,我们九个人从出道起就一直站在风口浪尖,恶评纷至沓来,甚至很多都是在挑拨队内关系,脏水一波又一波地泼过来。


我倒是还好,已经习惯了。


这些年我经历过的事大概写出来也能让人看得大呼过瘾,可还是算了,一路杀过来,我也不想再回头看。


外界那些声音已经影响不了我了,这世界太乱,我看不过来,所以选择只看着自己,只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不过说真的,那些事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始终相信总有一天我能用自己的实力证明我配得上当下拥有的一切,而那些在曾经骂过我的人,迟早我要让他们对我心服口服。


每天我都憋着这股劲往前走,一天比一天努力。


但朱正廷跟我是完全不同的人,如果说我是坚硬的卵石,那他就是一颗刚刚接触世界的鸡蛋。


外壳看起来是硬的,实则不堪一击,而内里,更是柔软无比。


我永远都忘不了他在《戒烟》那场比赛最后对着镜头告诉粉丝自己会很坚强的模样,永远忘不了我们第一场粉丝见面会谢幕时他红着眼睛舍不得跟大家告别的模样。


他在珍惜全世界,捧着一颗赤子之心走到人前,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受伤。


这不是他的错,错在这个世界。


每一个活成顽石的人都曾柔软过,我很怕有一天看见朱正廷变得跟我一样,无惧一切,笑看风云。


那是这个世界的损失,更是我的损失。


 


有一次,我们两个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被同时攻击,我自然是不理会这些事的,说好了静心守己,要说到做到。


那天练习之后我们一群人要一起回宿舍,朱正廷拉着我衣角小声说让我留下陪他多练一会儿。


其实那时候我就知道,他叫我留下不是为了陪他练习,而是有话跟我说。


每次都是这样,他有了心结就会主动找我,或许这是我当初答应做队长最好的福利。


那天他问我:“你说是不是在一些人眼里,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我的存在根本就是错误吧?”


我告诉他:“虽然说什么都不可能让你立刻开心起来,但是,你要知道光是想起朱正廷这三个字,就够我开心一阵子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没说话,怔怔地看着我。


我就问他:“你觉得我怎么样?”


他规规矩矩地回答:“你是想听我夸你帅夸你有实力吧!”


我就笑着告诉他:“这么帅这么有实力的蔡徐坤都觉得你是天下第一进步青年,都想告诉你全世界他最喜欢你,你还要继续自我否定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前所未有的紧张,因为不知道他会如何解读我的话。


我就是喜欢他,我爱他,可我对他的感情却不敢明目张胆地摆到他面前,生怕他为难。


他只是看着我,没有说话。


在月光下,看进了我的心里。


 


03


 


我曾经认真想过被我藏起来的这份感情究竟该如何处理。


我们能相处的时间一共也没多少。


人生漫漫几十年,我跟朱正廷以队友身份彼此陪伴的时间只有十八个月,而这十八个月里我还有我的事,他还有他的事。


我们偶尔相交,时常分离。


我们遥遥相望,不知未来各自在哪里。


 


这就是一场被提前剧透了的电影,我在爱上他的时候就已经被告知注定会是悲剧收场。


可是,人心收不住,不是想不爱就能不爱的。


这一年多以来,我看着他拼命跟自己斗争,看着他长了点肉又迅速瘦下去,看着他在各种不同的舞台上表演空翻,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地受伤……


我能做的很少,他身边的人又很多,往往等我过去想要陪陪他时,已经比别人晚了好几拍。


后来我就想,那就这样吧。


所有的爱情都不一定非要有个结局,很多人一辈子都未必遇见个让自己心动的人,我算幸运,跟他一起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


这么长的一段路,也是这么短的一段路。


曾经以为一年半,时间可以过得很慢,我们之间还有很多的空白可以一点点填满。


后来才发现,时间快得像是被加了速,我才刚刚转过身去看他,他已经要离开了。


 


最后的一场演唱会,我们穿着最初的那套演出服,发型也换回了当时的模样。


就好像转了一圈,一切回到原点,回到了故事开始时的地方。


我看着朱正廷穿着那件白色的衬衫站在舞台上朝着观众席挥手,他猛地回头,与我四目相对。


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两个他。


2018年5月5日,我们第一次以队友的身份在这里谢幕,那时候,22岁的朱正廷也是这样眼含泪光,感激着生命给他的优待。


18个月过去,24岁的他在这里回头看着我,我们距离很近,我看得见他几欲掉下的眼泪。


有些人的出现就是上天的恩赐,我不应该奢求太多。


而四目相对时,我们应该做的,除了拥抱,再无其他。


我走过去,抱住他,贴着他的耳朵轻轻地说:“谢谢你,辛苦了。”


辛苦了,跟我一起走了这么长的一段旅程。


谢谢你,给我留下了可以回忆一生的美好片段。


 


所有的宴席都会散场。


所有的表演都会落下帷幕。


所有的故事都会走向结局。


所有的人都会分离。


最后一次,再没人管所谓的站位,我牵着朱正廷的手,朝着支持我们的人深深鞠躬。


未来还需要大家多多照顾,希望我不在他身边,这世界对他可以更温柔一点。


 


04


 


Nine Percent宣布解散的时候,我的男团生涯就此结束,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Nine Percent队长蔡徐坤,而是从此一个人撑起一个舞台的蔡徐坤。


我一个人来,又一个人走。


从个人练习生,变成歌手。


以前不觉得,但这一刻突然就寂寞了起来。


从今往后,耳边环绕的不再是这些家伙吵吵闹闹的声音,而是呼呼的风声,风声过后,万籁俱寂。


 


我曾在一个人的时候无数次演习离别,可等到它真的来临时还是有些手足无措。


我们收拾东西搬出宿舍,回到来时的地方。


朱正廷靠着墙看我,问我说:“你几点的飞机?”


“下午两点四十五。”我说。


他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Justin过来叫他,说是准备要走了。


我再没法镇定自若地收拾行李,直起身子来看他。


朱正廷胡乱应付了一下Justin,然后关上了我房间的门。


他说:“以后还会再见的吧?”


我不确定,但还是点了头。


他也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阳光从窗户洒进来,有些刺眼。


我说:“以后我不在你身边,照顾好自己。”


我觉得不够,又说:“回去之后,别那么拼,你是队长,责任大,更得保重身体。”


我发现了,说多少都不会够。


如果可以,我能跟他说上一千零一夜。


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


 


05


 


都说久别必有重逢,我再见到朱正廷,时间又往前走了小半年。


我实在忍不住了,得知他跟我在同一个城市拍广告,一下飞机就联系了他。


当时他手机占线,等到过一会儿他打回来,我说:“有时间吗?见个面吧。”


思念这个东西,一旦被激活,就像藤蔓一样疯长。


才刚听见他的声音,我就迫不及待想看到他的人了。


他问:“你在哪?”


我说:“机场,不过等会儿要直接去拍摄,你什么时候有空?”


五分钟之后,我们在机场见面了。


 


我不会说如隔三秋这样的话,因为再看到他,就好像我们前几天才见过一样。


他丝毫未变,还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因为各自身边都有工作人员,我们只能拥抱然后并肩往外走。


他的工作第二天才开始,就跟随行的工作人员商量一个人陪着我去拍摄。


我本来以为这不太可能,没想到他的工作人员竟然点了头。


就这样,我们一起前往我的拍摄地点,路上随意地说着过去这段时间彼此的生活。


看着日思夜想的人就近在眼前,我真的很想抱住他,但是又不能越矩。


他跟我们上次告别时相比倒是没再瘦下去,我问他:“你腰伤最近没犯吧?”


他摇头:“没有,我很小心。”


“那别的呢?”我可能真的是操心的命,“我看你们活动也不少,整天到处飞。”


朱正廷笑着看我:“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们。”


我是关心你,我在心里说,朱正廷,你还真是个傻子。


 


我拍摄的时候朱正廷一直在镜头外看着我,这种有他陪着的感觉让我恍惚间回到了从前,好像我拍完这组,工作人员就会喊他过来继续拍。


从我们相遇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不长不短,很适合怀念。


我有时候就想,生命里能出现朱正廷这么一个人真的挺好,管他以什么身份彼此记得,至少占据了对方心里的一亩三分地。


但有时候也觉得不太好,因为爱上他之后会发现,再也不会有人比他更令我心动了。


 


我工作结束,时间已经不早了。


如果按照以前的习惯,我肯定是要回去休息,以此确保第二天的工作状态,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我有朱正廷。


我跟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让他们先走,我和朱正廷单独出去吃口饭。


说是吃饭,其实后来变成了去自助机器买了两罐啤酒跟零食,溜回酒店,两人坐在床上边吃边喝边叙旧。


他说:“好长时间没喝过啤酒了,味道还是那么怪。”


我一口口喝着酒,越看他越想让时间慢一点。


再慢一点吧,我想多看他一会儿。


朱正廷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口气喝了好大一口酒,喝完差点儿喷出来。


我笑他,拿纸给他擦嘴角流出来的酒。


他抬眼看我,问我说:“你想不想我?”


 


06


 


我现在知道了,确实,很多爱情是没有结局的。


因为故事还没有走到最后。


我跟他拥抱,再放开的时候发现他眼含泪光。


我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他撇撇嘴,红着眼睛笑了。


 


那天晚上我们俩喝着酒,吃着零食,玩起了石头剪刀布。


谁输了就要回答对方一个问题。


他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你喜不喜欢我?”


我说:“我爱你。”


 


【完】






===========




翻车的几篇周末我会补链接

评论

热度(3077)